>   憂活網   >   時政频道   >   正文

【車位】小區停車難可與辦公區晝夜“互換”車位

省人大代表田榮華(左)、易志隆(中)實地考察在建的同德廣場地下停車場。致公黨綿陽市工委主委、綿陽市遊仙區人大副主任省人大代表易志隆、田榮華社區走訪。停車難問題已經不再是某個城市的問題。小區地上地下停車位加在一起只有222個。社會臨停的車位怎麼分配。

1月30日,省人大代表田榮華(左)、易志隆(中)實地考察在建的同德廣場地下停車場。

向地下“要空間”,同德廣場地下停車場預計下月建成。

省人大代表易志隆 四川省人大代表,致公黨樂山市委主委、樂山市體育局副局長

省人大代表 田榮華 四川省人大代表,致公黨綿陽市工委主委、綿陽市遊仙區人大副主任

省人大代表易志隆、田榮華社區走訪“停車難”並提出建議

“出門怕堵車,回家怕搶不到車位。”兩年前,央視春晚小品《車位》大火。小品中,郭冬臨和鄰居因搶佔車位發生的囧事讓人捧腹。如今,小品中的故事,卻不時在城市裡真實上演。

數據显示,截至去年9月,成都市區汽車保有量已達307萬輛,僅次於北京。由於車位配比嚴重不足,“停車難”不僅成為市民的心病,也影響了諸多小區的正常秩序。

這道“難題”,也在今年省兩會的討論現場,成為眾多代表委員們關注的焦點。為此,四川省人大代表,致公黨樂山市委主委、樂山市體育局副局長易志隆和四川省人大代表,致公黨綿陽市工委主委、綿陽市遊仙區人大副主任田榮華,於1月30日利用會議期間休息時間,前往成都的老舊小區及試點停車場,對“停車難”這一問題進行實地走訪和調研。走訪之後,他們提出的建議之一就是,依據車流潮汐原理實行車位互換,將城市居住區與辦公區的停車位資源予以整合,進行晝夜協調綜合利用。

代表調研 第一站鴻生花園小區時間:1月30日調研結論:半數私家車“打游擊”,停車太難

中午12時30分,在匆匆吃過午飯後,省人大代表田榮華、易志隆從各自駐地出發,趕赴此次調研的首站——鴻生花園小區。

易志隆一上車,就主動聊起了城市病的話題。“過去城市的發展更注重速度,城市管理規劃缺乏前瞻性。而隨着城市發展,一些城市病逐步暴露。這其中,老舊小區更為擁堵,是停車難等問題多發的集中區。上午我們樂山代表團還在討論老舊小區加裝電梯的問題。”

一直致力於關注城市發展的致公黨綿陽工委主委,綿陽市遊仙區人大副主任田榮華,對此也有頗深的感受。“停車難問題已經不再是某個城市的問題,而變成了困擾全國各大城市的普遍性問題。”

二人的感受在鴻生花園小區得到了印證。踏進小區大門,易志隆就發現,正對着大門口的位置並排停放着三輛小車,將一個人行通道完全堵死了。沿着小區轉了一圈,類似這種情況處處可見。“上班時間還有這麼多車無處可停,要是誰家有人生病,急救車能不能進得來都還難說哦?”田榮華說。

在走訪時,多處固定在一樓,半米高的鐵柱子引起了二人的興趣。在詢問后才得知,這個是專門用來對付亂停亂放。“沒有這個柱子之前,樓門前停滿了車,想要出門還要繞一圈。”住戶劉阿姨說,安了柱子之後,車子開不進來,總算給這棟樓的住戶清理了一條“出路”。

據該小區工作人員說,因車位供不應求,小區物管保安隊每到下班高峰,都會到門口列隊,挨個跟業主解釋。小區地上地下停車位加在一起只有222個,有300多輛車要在小區外面想辦法。

第二站同德社區廣場地下停車場時間:1月30日調研結論:向地下“要空間”,是好辦法

作為成都試水緩解老舊小區停車難問題的一種方案:在同德社區廣場下面,由社會資本投資,成本高達5000萬的地下停車場正在如火如荼地進行改造。在結束第一站調研之後,易志隆和田榮華趕到了這個成都市首個試點區。

“預計今年2月底建成后,可提供499個停車位。而地面區域正在恢復廣場的活動功能,並進行改造提升,春節期間就可以對市民開放。”工程施工方負責人曾仁忠向兩位人大代表介紹,建成后停車位只租不售,同時可滿足社會車輛臨時停放。

“周邊居民租用車位怎麼收費?社會臨停的車位怎麼分配?”易志隆詢問。

曾仁忠介紹,兩者分配應該為各一半,有限滿足市民租用。“我們鼓勵長租,以5年期和10年期甚至更長為主。”

市民怎麼樣才能租到車位呢?“到時候會通過物業統一公示,根據市民報名情況搖號選取。”曾仁忠回答說。但“搖號”這個關鍵詞,顯然引發了兩位代表更多的疑問。“怎麼保證公平?如果有人倒賣號碼呢?”面對兩位代表連珠炮般的提問,曾仁忠坦言,採用搖號也是不得已而為之。對於倒買倒賣,他肯定地回復:這個絕對不可能。“每個車位針對一個車牌號,一個身份證號,如果被挪用,很快就會被清理出去。”

“這倒是一個好辦法。只是從現在看,車位還是緊張。”兩位代表表示,如果條件允許,希望以後這種緩解停車難的模式,能在其他地方更多地被複制。

代表建議

兩輪調研下來,代表們都收穫不小。對於如何緩解“停車難”,他們也提出了自己的建議。

1

晝夜“互換”車位

“可不可以這樣,社區與周邊的企、事業單位聯合,搞一個晝夜車位互換的停車模式?”易志隆建議,依據車流潮汐原理實行車位互換,將城市居住區與辦公區的停車位資源予以整合,進行晝夜協調綜合利用。他說,目前國內很多城市都進行了這樣的試點,如北京和杭州,它們都開放了部分政企單位的停車場,用作社區居民夜晚停車。

他認為,車輛的流動由使用人的出行規律決定,居住區的停車位白天大部分空閑,辦公區的停車位晚上大部分空閑。“如果從管理的理念上放開思路,打破界限,把有限的車位資源分時段合理的利用好,就可以有效緩解停車難。”

田榮華建議,還可以在網絡上搭建平台,供有車位互換需求的人聯絡。小區物業停車場、寫字樓停車場、社會各企事業單位,在某一固定時段有空閑車位的,都可以參与到車位互換的行動中。既可以增加一些停車收入,也解決了有需求者的停車問題。

2

開放道路限時停車

“其實還有個辦法,根據交通流量選擇交通城市次幹道夜晚限時停車。”易志隆告訴記者,其實成都可以參考國內其他城市的做法,根據交通流量,在凌晨零點至7點開放城市次幹道路面限時停車。

記者了解到,目前國內已有太原、濟南等城市開放了部分城市路面夜間限時停車。“將路邊設為夜間停車位,一來可以創造新就業機會,二來增加財政收入,三來解決車主有家難回之苦。”易志隆稱,如果這類夜間停車場大面積鋪開,相信可以大大緩解中心城區停車位緊張的現狀。“不過有一個問題,夜間車輛的管理可能不如白天完善,可能會出現車輛剮蹭或者被盜。”易志隆表示,這需要城市管理者進一步細化解決。

3

大力發展公共交通

“不管是社區和企事業單位互換車位,還是開放路面限時停車,這些模式都‘治標不治本’。”田榮華稱,只有大力發展公共交通,有效解決大多數人交通出行可達性和便捷性問題,才是破解“停車難”的唯一出路。

市民熱議為搶車位鄰居反目

家住武侯某小區的黃小姐,對老舊小區車位難求的現狀感觸頗深。她告訴記者,最近她居住的小區主幹道旁出現了不少地鎖,害得她每天都要到處找停車位。黃小姐無奈地說:“我們這個老式小區沒有地下停車庫,隨着私家車的增多,夜間停車越來越難。為了夜間停車方便,有車主就想出用地鎖佔位的辦法。”

和黃小姐的停車故事相比,劉先生的遭遇則要“悲催”很多。“若下班早回去還能找個車位,晚了那就得比拼車技了。”劉先生是個80后,據他介紹,自家小區的地下停車場有近100個車位,但小區里的私家車至少有300輛以上,因“搶車位”引發了不少鄰里矛盾。“有些鄰居原來處得不錯,因為停車而翻臉的不在少數。”

華西都市報記者殷航 張想玲 實習生劉潔菲攝影劉陳平

今日热点

特别推荐

奇闻轶事

小编精选

热点排行

热门推荐